兇惡的潮流以後還會有,不管怎樣,你都得去面對——題辭.微塵

某一天,記得是夏天的一個午後,一顆鵝卵石不小心滑落進河床裡,身上脫落瞭一粒沙。

那粒沙子於是靜靜的留在瞭河床的左岸水底,靜靜的看著他的母體,是的,那是他的母親,一顆靜靜的鵝卵石,在一萬年的河床上,就在他的附近,氣息奄奄,沒有瞭以往的呵護,也沒有瞭力氣伸出她的手臂,哪怕是多看他一眼。

他知道,自己的母親從河岸上掉落水底,已經失去瞭太陽的溫度,冰冷著,匍匐在冰冷的水底,可他能夠感覺到她的溫暖,一點點慈愛的微笑,哪怕,就那麼一點點。

他靜靜的看著自己的母親,那一張多麼熟悉的臉,慈祥,溫暖。

就這樣,他們靜靜的留在瞭萬年的河床上,彼此張望著對方。

母親有時會輕輕的笑,因為她知道她的孩子就在她的附近,雖然,她已經失去瞭溫度,眼睛已經看不瞭多遠,但她知道,那個孩子再怎麼調皮,都不會走得太遠,不會在洶湧的暗流裡隨波流去……,是的,母親是這樣想的。

某一天,天空下著瞭雨,是暴雨,山洪爆發,沖垮瞭河堤。

洪流於是挾帶著山石與巖漿,奔騰入河,攪亂瞭原本的安寧。

河床上於是暗流洶湧。

沙在本來寧靜的河底世界裡,安靜的生活,可以唱歌,可以與遊過的小魚聊天,也可以和飄搖的水草結伴,他可以很快樂著,因為,母親,——那塊失去瞭溫度,那塊誕生瞭他的鵝卵石,一顆美麗的曾經在陽光下潔白如玉反射陽光的鵝卵石,靜靜的就在他身邊,讓他覺得溫暖。

洶湧的暗流來瞭,挾裹著山石,沖進瞭這河床之地!

母親,那粒沙的母親,那塊失去瞭太陽溫度的鵝卵石,她在暗流的湧動中,回旋著笨重的身體,努力的迎著洶湧而來的山石暗流,她沒有手,也沒有強有力的肩膊,她隻能挺起她已經幹瘦脆弱的胸膛來迎擋這突如其來的洶湧潮流,轉過頭來,對那粒沙說,孩子,別怕,還有媽媽!

是的,那塊已經失去瞭太陽溫度的年老的鵝卵石堅韌的為她的孩子抵擋著湧潮與流沙!

力氣在一點點流失,——那塊年老的鵝卵石拼著最後的力氣!

可是洶湧的潮流,這次太猛烈瞭,一萬年裡從來沒有過的。

鵝卵石看著自己的孩子,這個最小最調皮的孩子,慈愛的說,“孩子,兇惡的潮流以後還會有,不管怎樣,你都得去面對,媽媽老瞭,或許,你得一個人走以後的路瞭。”

暗流依然洶湧著,惡浪翻滾。

鵝卵石將要耗盡瞭最後的一點力氣。

她最後看瞭一眼這個從自己身上脫落出來的沙,沙啞著聲音,“孩子,我如果不在瞭,你得好好的活下去,就算天大的困難,你得扛著,因為,你已經長大瞭,是媽媽最乖最乖的孩子!”

暗流來得更加猛烈,挾帶萬鈞之力!

鵝卵石終於耗盡瞭最後的一點力氣!

奔湧的潮流挾帶著轟轟的雷霆之聲,一瀉而下,挾裹著陪伴瞭那粒沙一萬年的鵝卵石奔流而去。

那粒微塵一樣的沙看著這個相隔咫尺一萬年的母親,這個給自己的溫暖的母親消失在昏暗洶湧的時空潮流中,他來不及喊一聲,“媽媽!”

他喊叫出那聲“媽媽!”的時候,媽媽,自己的媽媽,那個沒有溫度卻有溫暖的媽媽已經消失在這個生存過的長河。

“媽媽……”他拼盡瞭全部的力氣,大聲的喊,“媽媽……”撕心裂肺,在狂潮洶湧的河流中回蕩,經久不息!

可媽媽,那個溫暖的媽媽已經不見瞭……

於是,那粒微塵一樣的沙,淚流滿面!

文/微塵於順德容裡,2015.8.25

一顆初心,慢煮歲月
一顆初心未歇,前世緣劫也好。
一頓餃子


漂浮地球儀(銀黑)俺俺:33個我. It'sMe,It'sMeBOTTA design 博塔設計 德國單針錶 UNO 24 系列229011
Space Rail 瘋狂雲霄飛車-2Tedco原裝陀螺儀【10條入】日本高密度雙層印花小手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限時折扣優惠

rh3p7t3a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